时事|ICBC步向破产 各方推责 省府尚无良策

七月,由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完成的卑诗汽车保险局(ICBC)财政状况报告称卑诗省基本车险费用需在2019年前上调30%,否则ICBC将因入不敷出而难以为继。虽然ICBC的财政恶化之重已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该现象的罪魁祸首却仍然充满争议,ICBC的未来也充满不定的疑云。

图:卑诗汽车保险局(ICBC)于上世纪70年代前期由当时执政的省新民主党(NDP)政府创建。(网络图片)

 

负责ICBC事务的卑诗省新任总检察官(Attorney General)尹大卫(David Eby)认为,ICBC当前的财政困境是前省自由党政府对其财政状况的不管不顾造成的。 

“一些高级官员向我形容称,ICBC正在步向破产。很不幸这个情况被无视了这么久,我认为之前真的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好机会。”他说。

卑诗汽车保险局(ICBC)于上世纪70年代前期由当时执政的省新民主党(NDP)政府创建,目的是通过强制性要求省内汽车车主购买其基本车险业务,从而为全省居民提供价格较为低廉的汽车保险服务。

而尹大卫认为,ICBC的财政恶化始于以坎贝尔(Gordon Campbell)为省长的省自由党执政时期。他指出,前省自由党政府自2010年开始从ICBC后备资金储库内每年提取上亿资金移作他用,至今已从ICBC盈利颇丰的非强制性保险业务内提取12亿元,并从非强制性保险业务向强制性保险业务转移资金达14亿元,以弥补后者严重的资金亏损缺口。而这一举措最终使ICBC资金储备逐渐枯竭,走向财政困境。

省自由党汽车保险局事务发言人叶志明(John Yap)则对此回应道,省新民主党将指责矛头对准省自由党是借ICBC的财政问题达到其政治目的。他指出,前省自由党政府挪用非强制性保险业务资金补贴强制性保险业务的目的,是保持强制性保险业务保费的稳定和低廉,而ICBC财政恶化的最大原因是近年来省内车祸数量的上升,以及汽车维修费用的上涨。

叶志明还指出,前省自由党政府已意识到ICBC面临的财政问题,因此委任独立机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对ICBC的财政状况进行全面分析并提出相应建议。“(省自由党)政府做出了行动。”他说。
  
而另有批评者认为,ICBC身处困境的罪魁祸首,是该机构本身违反市场贸易自由的本质。加拿大纳税者联盟(Canadian Taxpayers Federation)副主席Scott Hennig表示,ICBC用的政府垄断模式使其易受政治左右,最终对消费者不利。

加拿大保险局(Insurance Bureau of Canada)副主席Aaron Sutherland指出,卑诗省车险平均费用高居全国第二,而车祸受伤平均赔偿金额则位列全国倒数第二。他认为,若要从根本上解决卑诗省车险系统所面临的困境,卑诗省必须在该行业引入市场竞争,改变ICBC一家独大的局面。

省新民主党政府目前尚未对ICBC财政危机提出应对计划,而且必须在本月31日的限期前,向卑诗公共事业委员会提出增加保费的申请。

 

 文化|你的沉默,自有力量

 

文 | 狮小主

一次我和朋友在一家火锅店吃饭。

中间,不远的餐位上忽然传来一个中年女士的叫嚷声。

“你们餐馆怎么回事儿啊,怎么什么人都让进!”

服务员急忙过去。

原来,那位女士对面坐了两位“特殊”的客人:一位身体有残疾的母亲,和她患脑瘫的孩子。

那位女士站起来,指着母子二人说:“你们看看,那孩子吃个饭口水汤汁弄得哪儿都是,还冲着这边傻笑,万一有什么病怎么办,请让他们立马出去!”

孩子的母亲站起来道歉:“对不起,今天是我孩子过生日,我才带他出来吃饭的。他只是脑瘫,没有传染病的,我们这就吃完了,这就走这就走。”

她一边给儿子擦嘴角洒出来的汤汁,一边不忍责备地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这时有人站出来说:“你觉得别扭,可以换桌嘛,凭什么赶人走?”

“是啊,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众人开始为母子鸣不平。

11

“怪胎就别出来吓人!”谁知道中年女子越发嚣张,大有舌战群儒的架势,不管谁劝说都被她毫不留情怼回去。

就在众人调解不下的时候,前台走过来一个男人。

“我是这家店的店长。我们店有严格的消毒作业,可以对每个顾客的健康负责,如果您觉得用餐受到影响,本店可以为您调换包厢,但我们不会赶走任何用餐的客人。”

那位女士仍旧不依不饶,手舞足蹈,唾沫横飞。

“你猜,店长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朋友问我。

只见那位店长后退了一步,站在母子旁边,全程微笑看着那位女士,一句话也不说。

这个动作整整持续了一分钟。

那位女士明显感受到了对方态度的变化,慢慢降低了嗓门,心虚地嘟囔了几句,匆匆结帐离开。

店长对服务员说:“今天这个餐位的一切费用全免,另外,取消刚才那位女士的会员资格。打扰了大家的用餐,我在此深表抱歉。”

店里响起一阵掌声。

这位用沉默为母子挽回尊严的店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小波说:“我们都是沉默的大多数”面对陌生的人,应对临时的状况,吵架和强硬未必能解决问题,你并不需要用喧嚣来对抗喧嚣,也无需用强硬压制强硬。

有时,沉默本身就是一种力量。

闺蜜失恋后,请了一周事假。

回到家里,原本想要在父母那里得到慰藉和理解的她,却面临另外一番折磨:

“让你相亲,非谈什么恋爱,现在知道后悔了回家来哭了?”

“饭也不吃,问你啥啥也不说,你是回来气我是不是!”

“你接下来打算咋办,好歹得有个规划啊!”

“事情的经过你好歹也跟我们说说……”

父母虽然关心,但是全程催促和责备。

终于,她无法忍受父母每天的唠叨,拖着行李箱去投奔同学。

同学去车站接她,见到她什么也没问,只说了一句:“没事,你还有我呢。”

在同学家里,她们一起做饭,一起听民谣,一起看喜剧电影笑得前仰后合。她对她失恋的事情一句话也没问过。她不说话,她就陪着她发呆。

两天后,同学把她送到高铁站。进站前,闺蜜笑着问同学说:“你真的就不问问我为啥来投奔你?”

那个同学摇摇头,上来拥抱她,说:“一个人在外面,辛苦你了。”

闺蜜听完泪水夺眶而出,心中郁结的块垒也瞬间消融。

事后她说:“当时,我感到有股力量,把我整个人都治愈了。”

事实上,在面对困境时,沉默往往是治愈性的。

经历过911的美国学者Kenneth Feinberg在事件发生后对上百位精神受到极大创伤的幸存者进行跟踪的过程中发现:一个人在困境中,他很难相信倾听者能真正懂得自己的痛苦。

任何外界的干扰,都会使其分心,并且难以摆脱困境。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发出任何声音,保持完全的安静,这样对方会感到更舒服,并且能得到更快地恢复。

就像顾城在诗中描述的那样: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12

就像深沉的睡眠可以治愈我们疲惫的身体一样——沉默就像一粒种子,一片叶子,穿越芜杂的世事,纷纷然,抚平那些受伤的心灵。

前段时间热门的三国剧《大军师司马懿》中,司马懿和杨修这两个顶级智囊之间的斗智斗谋的情节让人印象深刻。

杨修年少得志,聪慧机敏,受到曹操的重用,并成为曹植与曹丕争夺世子之位的幕后操盘之人,但恰恰因为他锋芒毕露,处处都要显示出过人之处,最终招致杀身之祸。

反观司马懿。

官渡大战后,曹操召司马懿入府,但他称病不去,蛰伏了整整七年(他深知河内司马家并非士族,无法和颍川士族的荀彧和钟繇相抗衡,时机未到,于是一直引而不发,默默无闻)。直到曹操彻底灭掉袁绍势力,他才料定时机顺势出山。

在此后的十二年里,为防曹操猜忌,他仍旧引而不发。

直到夺嫡之争后,才逐渐得以施展抱负,对魏国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直至总揽军政大权。

他谨慎,曹操想要杀他都找不到借口;他隐忍,满朝文武除了荀彧都认为他根本就不是杨修的对手;他沉默,几次被魏廷用完即弃也毫无怨言。

孔明送他一件女人的衣服对他百般羞辱逼他出战,他依旧默默照单全收。

可所有人都料不到:这个籍籍无名,当了20多年幕僚,诸葛亮出师北伐前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的无名之辈,忽然间官拜御史中丞,手掌兵权,加督荆、豫二州诸军事,成为文帝临终指定的顾命大臣,又官拜大将军,权倾朝野,天下学子,皆出其门。

一步步夯实了司马家族一统天下的基础。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默至极致,自有气象。

有时,这个世界过于吵闹,充斥着说教,填满了语言,反而让人无法平静下来,在沉默中“浊以静之徐清”。

13

电影《寻找千利休》中,日本茶圣千利休在一间陋室里招待王公将相。

斯是陋室,四壁萧然,没有了外界的吵杂和干扰,主人洗茶、煮茶、筛茶,与客对饮,只剩下默然和宁静,就连铁血的君王枭雄,面对此景也不禁怆然涕下。

以前我读《上邪》“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总是热血沸腾,以为这就是爱情的极致。直到读了孟郊的“妾心古井水,波澜誓不起。”才被深深震撼:原来爱到极致,竟能如一井深水,默无波澜,连天地都不能将其转移。这该是多么伟大的爱情。

你横渡大海,自会明白大海在沉默中孕育着惊涛骇浪;

你翻越山川,自会明白山川在沉默中完成了沧海桑田;

你追慕长风,自会明白长风在沉默中推动着四季轮回;

你仰望白云,自会明白白云在沉默中怀揣着雷霆手段……

夸父逐日不语,鹏飞万里无言;

岭上花开寂静,水滴石穿默然——

你的沉默,自有力量。

14

 

我们凭什么这么和家人说话还心安理得

“好好和家人说话,也是一种才华。”

文 | 梁爽

之前的某天,我和配偶去外面吃晚饭,吃完走路回家,到家又热又累。

他要去冲凉,我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想看一档真人秀,问他那个节目叫什么名字,他回我一句“你不会自己找找吗”,就去洗澡了。

我心里被他这句反问句弄得不高兴,等他洗完澡,我跟他动之以理:“你这么说让我不舒服,同一个意思,换成‘我也记不得了,你找找看看吧,是不是好多了?

他嘿嘿一笑,又回我一句:“你就是想太多。

这句大事化了的话又戳中我的气点,我埋怨他:“为什么你总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把我惹毛?

接下来他问我哪次惹到我,我记仇地翻旧账,我俩争执了10分钟后各自面壁。

事后自省,虽然他说的“你不会自己弄吗”、“你就是想太多”惹我不爽,但我那句“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也会惹到他。

15

我发现我有时会没意识地说“你总是怎样”、“你从来不怎样”这类话。

仔细想想这话既发散聚焦点,又扩大打击面,很容易让人一边生气,一边争辩。

我决定以后想说这类话时换个说法,换成“你这次做了什么让我不爽”、“你那次没做什么令我郁闷”,就事论事,别扣帽子。

我俩相约发现并替换那些让对方感到不适的话之后,关系更加和顺安好。

我想到有篇文章的标题是“好好和家人说话有多重要”,很多人都认同,但常常难以做到。

其实,不少问题出在脱口而出的惯用语上,大家心情好时可能不会在意,一旦又累又烦,怒火容易被煽动起来,说不定还会引发争吵。

我有次去看望正在休产假的女友。

她家真热闹,为了照顾刚出月子的产妇和满月不久的孩子,双方父母全都来帮忙照顾。

90多平的房子里,婴儿的啼哭声,大人的拌嘴声,铿铿锵锵,此起彼伏,我注意到几个她家人的对话细节:

她老公从卫生间出来,洗完手后没有擦干,直接用力甩手,有水滴甩到地面上,女友脱口而出:“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把水甩在地上,要是有人不注意踩到水滑倒了怎么办?”她老公有点挂不住地拖干地面;

她婆婆在饭厅择菜,婆婆电话响了,就叫唤她老头把手机递过来,正在浇花的公公手也湿着,觉得等会再打回去就行,有点不耐烦地回婆婆一句:“没看到我正在忙着吗?”婆婆嘟囔着洗完手着急忙慌地接电话;

她家大胖小子睡醒哭闹,女友和她老公给孩子换尿布,看到他俩用湿纸巾给孩子擦屁股后换上新的纸尿裤,女友爸妈苦口婆心地说:“不要总是拿湿纸巾擦,最好是用清水洗,婴儿皮肤娇嫩,我们是为孙子好。”

女友家热闹得让我有点脑仁疼,有几次感觉空气中有种剑拔弩张的氛围,估计要不是有我这个外人在,他们可能就直接开始嚷嚷了,我也识趣地没在她家吃饭就告辞了。

看得出女友家人之间彼此在乎、互相关心,但有些家常话不太好听。

像是女友说老公的“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让老公有种屡教不改的挫败感;

像是公公说婆婆的“没看见我正忙着吗”,让婆婆觉得自己不为别人着想;

像是爸妈说他俩的 “我们也是为孙子好”,让这对年轻夫妻心里暗自委屈;

我理解迎接新生儿的手忙脚乱,以及一家7口同居的紧张烦躁。

16

但如果大家都将心比心地换种说话方式,家庭氛围会改善很多。

有次在饭桌上,一位男同事吐槽自己媳妇真作,自己哪句话没说对,他媳妇就一哭二闹三冷战。

我们几个同事催他举个例子,他说媳妇最近睡眠不好,交代他下班顺路买个眼罩,结果他路上接了个电话给忘了。

回家媳妇一问,他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就说忘记买了,明天再买,他过了一会才意识到媳妇情绪不对劲。

他问媳妇是不是生气,媳妇嘴硬说没事,他说了句“至于吗?不就是个眼罩”,媳妇生气了。

他问:“那要不要我现在出去买”,媳妇说不用,他不耐烦地问:“你到底想怎么着”,媳妇说他态度不好,他无语地说:“你说怎样就怎样吧。

这把我们在场的女同事都急坏了,几段对话,句句踩雷,我们劈头盖脸地教育他。

说句“我错了”就没事了的事儿,你非得说“至于吗”。

尤其后面的“你到底想怎么着”和“你说怎样就怎样”简直严重过线,潜台词是媳妇没完没了地无理取闹,你还流露出满不在乎、破罐破摔的置气感。

男同事好像有点明白了,问我们怎么改?

一个高情商的男同胞一语道破,你可以说“我是真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或“我特别想知道我怎么做能让你感觉好些”。

17

大家都很服气,诚恳中不乏柔软,是真心想解决问题,希望别人开心的态度。

我之前在《异性缘好的姑娘,平时是怎样说话的?》,讲过我婶婶的弱碱性讲话方式——“换词大法”。

这招其实可以举一反三,找出那些我们平时掉以轻心、放松警惕但很容易把家人惹毛的话,分析背后的含义和家人入耳的感觉,把好的发扬光大,把不好的换种表达。

比如说“我早就说过了”、“跟你说了好多次”、“让你不听我的”,替换装是“看你吃亏我都心疼了”、“下次真得注意了”。前者有点马后炮,甚至会传达出一种幸灾乐祸的责备,不如共同善后,再表达自己的遗憾之情或温馨提示;

比如说“这个你就不懂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没看到我正忙着”,替换装是“这事其实有点复杂”、“我可能没说清楚”、“等我忙完这茬吧”。这样不会显得自己有优越感,也不会给对方带来轻蔑感,让人听起来舒服;

比如说“我这也是为你好”、“你就听我的准没错”,替换装是“我以前怎么做的,效果不错”、“有人说怎么做很好,要不要试试”。这样不给对方压力,只是分享自己的经验和做法,把选择权交给对方,是相信并尊重对方的表现;

 ……

我们常常不经意间,把最差的话说给最亲的人,还心安理得。

而真正珍惜家人缘分的人,不会只顾自己说话解气,而是把这些话换位思考,找出那些暗藏负面情绪的话,尝试换一种表达方式。

18

一个人对家人的说话方式,直接影响着家人的回应方式,共同决定着家庭的氛围。

能好好和家人说话,是一种闪光的才华。

 
 
图:卑诗汽车保险局(ICBC)于上世纪70年代前期由当时执政的省新民主党(NDP)政府创建。(网络图片)

图:卑诗汽车保险局(ICBC)于上世纪70年代前期由当时执政的省新民主党(NDP)政府创建。(网络图片)

 
【字号】     
   标签

【大纪元2017年08月15日讯】(记者余天白温哥华编译报导)七月,由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完成的卑诗汽车保险局(ICBC)财政状况报告称卑诗省基本车险费用需在2019年前上调30%,否则ICBC将因入不敷出而难以为继。虽然ICBC的财政恶化之重已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该现象的罪魁祸首却仍然充满争议,ICBC的未来也充满不定的疑云。

负责ICBC事务的卑诗省新任总检察官(Attorney General)尹大卫(David Eby)认为,ICBC当前的财政困境是前省自由党政府对其财政状况的不管不顾造成的。 

“一些高级官员向我形容称,ICBC正在步向破产。很不幸这个情况被无视了这么久,我认为之前真的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好机会。”他说。

卑诗汽车保险局(ICBC)于上世纪70年代前期由当时执政的省新民主党(NDP)政府创建,目的是通过强制性要求省内汽车车主购买其基本车险业务,从而为全省居民提供价格较为低廉的汽车保险服务。

而尹大卫认为,ICBC的财政恶化始于以坎贝尔(Gordon Campbell)为省长的省自由党执政时期。他指出,前省自由党政府自2010年开始从ICBC后备资金储库内每年提取上亿资金移作他用,至今已从ICBC盈利颇丰的非强制性保险业务内提取12亿元,并从非强制性保险业务向强制性保险业务转移资金达14亿元,以弥补后者严重的资金亏损缺口。而这一举措最终使ICBC资金储备逐渐枯竭,走向财政困境。

省自由党汽车保险局事务发言人叶志明(John Yap)则对此回应道,省新民主党将指责矛头对准省自由党是借ICBC的财政问题达到其政治目的。他指出,前省自由党政府挪用非强制性保险业务资金补贴强制性保险业务的目的,是保持强制性保险业务保费的稳定和低廉,而ICBC财政恶化的最大原因是近年来省内车祸数量的上升,以及汽车维修费用的上涨。

叶志明还指出,前省自由党政府已意识到ICBC面临的财政问题,因此委任独立机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对ICBC的财政状况进行全面分析并提出相应建议。“(省自由党)政府做出了行动。”他说。
  
而另有批评者认为,ICBC身处困境的罪魁祸首,是该机构本身违反市场贸易自由的本质。加拿大纳税者联盟(Canadian Taxpayers Federation)副主席Scott Hennig表示,ICBC用的政府垄断模式使其易受政治左右,最终对消费者不利。

加拿大保险局(Insurance Bureau of Canada)副主席Aaron Sutherland指出,卑诗省车险平均费用高居全国第二,而车祸受伤平均赔偿金额则位列全国倒数第二。他认为,若要从根本上解决卑诗省车险系统所面临的困境,卑诗省必须在该行业引入市场竞争,改变ICBC一家独大的局面。

省新民主党政府目前尚未对ICBC财政危机提出应对计划,而且必须在本月31日的限期前,向卑诗公共事业委员会提出增加保费的申请。

请注意: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如有问题,请即刻联系 zhaot92@gmail.com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