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请告诉女儿,三观不合的人不能嫁

 

文化|请告诉女儿,三观不合的人不能嫁

“好的婚姻,是精神上的门当户对。”

女孩L,大学四年,恋爱两年半。

毕业一年后,和男友开始谈婚论嫁。男友家在一个省会城市,据说家里经济条件不错,而L家在小县城,爸爸妈妈都是普通工人。

说到订婚,L平日沉默寡言的爸爸建议,一定要去男孩家里小住几天,看看男孩和家人的相处状态。还说爸爸妈妈不会替她的婚姻做主,只会提出自己的意见。

男友家一百六十多平的房子,在那个省会城市,至少也价值小三百万,四室两厅,生二胎、三代同住也没问题。

但待了一天,L就感觉不对劲:四五十平米的客厅,窗帘上打着补丁;男友从幼儿园到小学的课本、试卷,摆了半个房间;用了十几年的粥锅,锅盖坏了,缠几根花花绿绿的绳子继续用。

几个人坐在一起聊天,男友的妈妈,张口闭口就是过去如何如何。而对于一切自己不曾接触的新事物,比如微信,比如手机照相,比如微波炉,总是一句话:我哪儿学得会!

L跟男友说:“你耐心把他们教会,就不用老替他们操作了吧?男朋友的态度是随他们去。

看着男友对爸爸妈妈言听计从,L突然想到,恋爱几年来,对于专业之外的事情,男友也是从不关心的。

让L做出分手决定的,是一件很小的事——某次去厨房,男友的妈妈竟然拿着自己老公破洞的内裤擦厨房灶台!

L当时觉得心里很堵。她自己家虽然并不富裕,但整洁卫生是必须的,穿的用的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体面些。之前男友经常把袜子随意扔到茶几上、饭桌上,L说过好多次都没有效果。

这件事让她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原生家庭养成的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啊。

因为内裤擦灶台这事,L很认真地和男朋友谈,因为他们俩结婚的话,和公婆免不了会住在一起,所以生活习惯挺重要的。结果,男朋友来了一句:“内衣也是洗干净的,没你们县城的人讲究多。”

一句话,让她寒了心——

一旦走入婚姻,可怕的并不是同公婆如何如何,夹在中间的老公如何处理媳妇和亲妈之间的磨擦,才是日子幸福与否的关键。

一个朋友,结婚纪念日领了离婚证。聊起原因,她想了半天,竟然没有一个理由担得起离婚。

她努力想,最后说:“也许是三观不合吧。”

比如她喜欢去电影院看电影,恋爱时老公还能偶尔陪她;但婚后她提起来去电影院,老公总说在家下载来看就行了。

比如,她喜欢一家人每周至少一次外出吃饭,老公总倡导勤俭节约,觉得太浪费钱。

不管上学时还是工作后,每年她都在工作之外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比如学烘焙、考驾照、学插花、练习简笔画等,每个都学得像模像样。

而男友毕业后基本停止了成长。自己不成长,还觉得老婆瞎折腾,直到前些日子被迫下岗。

倒是在外人看来极不对等的H夫妇,却过成了夫妻典范。

H父母都是医生,典型的中产家庭。H老公出身偏远地区的农民家庭,家境一般。

第一次去男友家,H是和爸爸妈妈一起去的——她有自己的主见,也明白父母的阅历有自己抵达不了的地方。此行需要先坐飞机、后倒汽车再坐农用三轮车,他们一行四人下了汽车后,临时得知三轮车坏在了路上。

男友不急不躁,直接打电话给家里,开玩笑地跟父亲说启动预备方案。因为村里路不好走,车子也多破旧,坏掉的事时有发生,为防万一,男友一家早早和另一个邻居说好,如果订好的车坏了,就暂时租用他们家的。

站在大太阳底下等第二辆车来时,体会着这曲折的“婆家路”,H并没有信心把这段爱情走下去。

在老公家的村庄,准婆婆家的房子是最好的;和村里人聊天,得知准公婆是他们村第一个把孩子送到县城读书的、第一个装有线电视的、家里藏书最多的……

那次,在老公家的小村,H和父母一住就是半个月。那是个重男轻女的地方,公婆却总一起做饭,饭后准公公也会一起收拾碗筷。

两位老人最远只去过县城,但和H父母聊起来,虽然有点紧张却无丝毫谄媚。H和男友拿着iPad打游戏,准公公还很感兴趣,主动让俩孩子有空了教他和老伴打游戏。

有次吃饭,公公端着汤,不小心踉跄一下,汤撒了。婆婆的第一反应是起身,关切地问了句:“没烫着吧?我再做一个去。”这么有爱的画面,很多家庭里都看不到,这种情况下,女方多半是责骂另一半不小心、笨手笨脚。

回家路上,H的爸爸跟她说:

“如果你喜欢,就嫁吧。你们会穷一时,但不会穷太久。他们家考虑周祥,没有因为车坏掉而耽误行程;他们在村里能把日子过在前头,换到城市里也不会差,缺的只是环境。

他们家庭和睦,对待我们不卑不亢,虽然见的世面不多,但格局不小。他们不抵触未见过的领域,这种对新鲜事物的热情,和你的习惯很像,这才是你们日后和睦相处的根本。”

爸爸这些话,就是精神上门当户对的最好解释吧?

事实上,H和老公的小日子,婚后确实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虽然老公出身农村,但上进、思变,刚结婚时和老婆住在老丈人家,也不觉得寄人篱下。升职、买了自己的大房子以后,也从不觉得自己有多牛逼,更没有凤凰男那种翻身以后的嘚瑟。

恋爱时,女孩很容易被“对自己好”迷惑,却忽视了坚强勇敢和有担当对一个男人来说是特别重要的品格。

躲过下雨送伞、下车接站这类“小恩小惠”,多观察他遇到变故时如何处理事情,才能越过热恋的荷尔蒙,找到值得相伴一生的伴侣。

更别觉得“结婚了就好了”、“有孩子了就好了”,当生活遭遇重大变故,极少数人或许会改变,但寻常日子里更多的是琐碎小事,这些小事并不足以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习惯或生存观念。

没有哪个积极上进的人,婚后甘愿日子一成不变;也极少见到追求安逸生活的人,婚后能为了老婆孩子像打鸡血一般承担起责任。基本上,Ta婚前是什么样子,婚后就是什么样子。

待伴侣按自己的期望改变,是婚姻争吵的最根本来源。

我听说过的最简单粗暴的分手故事是这样的:

过年时,女孩因为父亲生病,给老家打了两万块钱回去;

男孩老家呢,觉得女孩出嫁后就是外人,娘家的事能少管就少管;

当时他们俩正计划买房,看到女孩的汇款条,男孩说了句:“很快就要还贷款了,钱能省点就省点吧。”

从这句话里,理智的女孩看到了婚后的一连串战争:男友的老家重男轻女思想严重,不可能改变“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的观念;大男子主义的他,一直表示以后家里的钱要由他管理;公婆的思想更是“男人为天”,女人要低眉顺眼。

思前想后,她直接提出了分手,因为“三观不合”,无法愉快生活。

第一次听到这个事,我也二十多岁,感情至上,觉得女孩有点大题小作。

十几年过去,回头想这个故事,真心佩服女孩的明智:三观不合,在一起的磕磕绊绊迟早会把曾经的爱情消磨掉,争吵注定成为常态。而那些三观一致的伴侣,无论婚后是贫是富,总能因为目标和方向一致,把生活过得充满欢声笑语。

所以,如果我有一个女儿,一定让她明白这些——

你喜欢去西餐厅,他喜欢撸串,没关系。但如果他非说你装,这就关系大了。

你喜欢到美发沙龙做头发,他喜欢街边的5元剃头摊儿,没关系。但如果他非说你太奢侈,再诋毁一下你长得不漂亮,那就关系大了。

你喜欢运动,他喜欢宅,没关系。但如果他非说你去健身房都是钱多烧的,那就关系大了。

精神上的门当户对,并不是说你们对生活和工作的要求完全一样,而是懂得尊重和欣赏对方。

不然当激情褪去,日子平淡成一地鸡毛时,聊个天都鸡同鸭讲,你眼中的生活就是他眼中的浪费,动不动演绎成一场夫妻大战,日子过得还有什么意思?

想不开的时候,去这4个地方走走

 

“人生之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小事。”

北岛说:“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你行走的眼界决定了你看世界的境界,相比于生命风景,有几个地方更值得你去走一遭。

医院

Foria对自己第一次上医院的记忆特别强烈:

老公刚好出差,父母又不在身边,整个人晕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却只能强撑着一个人去刷住院卡,一个人去缴纳费用,一个人去领药。扶着墙慢慢慢慢走,走进电梯用头靠着的墙壁,感觉整个世界都快颠倒过来,身边被浓浓的消毒水包围。

总算来到病房,门外似乎有焦急的脚步和争吵,以及搬运医疗器械的叮咚,恍惚中有人握紧了自己的手,接着便是一下刺骨的疼痛,然后听到护士推动药台、带上房门。

就这样迷迷糊糊不知道躺了多少天,没人问候、没人陪伴、也没人前来看望,难受得连呼吸都成问题,最大的感受就是:健康是上天多么好的赐予啊。

台湾著名作家张晓风在《这杯咖啡的温度刚好》中写道:如果容许我多宣布一天公定假日,我一定这样规定:这一天不能用来娱乐或旅行,而是强迫人们去医院参观一下人类的“生老病死”。

在新西兰著名的林菲尔德初级中学就规定,每学期都药组织学生到医院参观实习,从而感受健康和生命的意义。

作家婉兮写道:“喜欢偶尔去医院走走,那里治身体的病,也抚慰焦虑躁动的心。因为强烈对比之下的心灵震动,总会让我有所感悟,猛然醒悟活在当下有多重要。”

只有到了医院,你才会发现,能无痛无痒地坐在这里酣畅淋漓地表达自己的思想;能下班后自由欢快地行走在蓝天白云之下;能在八小时之外约上三五好友沏一壶香茗聊聊身边事是多么幸福、多么难得。

去医院走走,你才会明白:和健康相比,人生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利益可以、金钱可以、荣耀可以,哪怕天塌下来都可以置之不理。

墓地

南开大学的卢帧教授曾花了5年的时间穷游49个国家,除了看风景,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一定要去拜访当地的名人墓地,对他来说:“旅行其实不在于你走了多远,花了多少钱,拍了多少照片,而在于你改变了看问题的方式。而墓地,则是最好的地方。”

有位成功的企业家每天都会提着沉重的文件包回家,工作到深夜。每天却依然焦虑不安,身体也开始吃不消,便去看医生。

医生问:“你回家为什么还要看那么多的文件呀?”

“因为都是要处理的急件。”

“难道就没人帮你吗?你的助手、副总呢?”

“不行啊,这些都是要我亲自批示的呀!”

“这样吧,我给你开个处方……”

企业家接过医生写好的处方,上面潦草地写着两行字:“每天都墓地散步两小时,每周要走满一圈。”

企业家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医生说:“你去了就会明白的!”

企业家默然离去,按照医生的指示每天到公墓散步两小时,一年后,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企业家不再事无巨细、面面掌控,而公司的业绩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好。

企业家似乎也渐渐明白,原来在生死面前,其他的事情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著名学者许子东说道:“人生如果有什么事情想不通,到墓地看看就通了。”因为“墓地,就是人生的缩影”。

其实墓地并非晦气缠绕的地方,在一个文化发达的国家,墓地就是文化的象征。在欧洲,不少墓地都是建在市中心,甚至是街心花园,而且建得很美丽,有绿树、鲜花、椅子。

在法国巴黎,墓地甚至比埃菲尔铁塔更具文化象征意义,其中最著名的属拉雪兹神甫公墓和蒙帕纳斯公墓,每天这里都有大量的游人前来散步,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

作家木木说:“人生最伟大的意义,就是在于即使我们知道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大结局,但我们依然还认真地活在这个世上,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充满期待。”

去墓地走走,你才最能真切地体会到生命的脆弱和短暂,让你明白生活中的那些磕磕绊绊是多么的美好,让你懂得珍惜时间,珍惜身边所有的人。或许你会突然醒悟,曾经自己说过的话是多么的可笑,自己做过的事又是多么的幼稚。

监狱

网友达达在学校的时候曾参观过一次监狱:

不准穿裙子、短裤、无袖服装,不能携带手机、手表等物品,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排队等候,然后快速参加。

一进门便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很难以忍受,犯人住的宿舍很狭小,一间屋子十二个人,被褥都是统一的。

给他们作报告的是一个贪污犯,被抓的那会儿孩子才5岁,他骗儿子说是自己出国了,现在孩子都满十岁了,却一直都不敢告诉孩子真相,甚至连想都不敢。

参观完,达达的最大感想是:心酸,心情说不出来的沉重,很多人都是一念之差便走了一条不归路。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瑞德的感慨尤为深切:“毫无疑问,第一晚是最难熬的,赤裸裸地进囚笼,就像刚出身时那样,消毒药粉令皮肤像被火烧一样。他们把你丢进囚笼,关上铁门,那时你才感到这是真实的,瞬间过去的一切都离你而去,剩下的只有对过去的回忆。”

而结果是,“很多新来的人在第一晚都几乎发疯了”。

其中的一个胖子便在进来的第一晚彻底崩溃,哭着喊道“我不属于这里!”“我要回家!”“我要见我妈妈!”

最后被狱警活活打死,或许在这里才发现,没有比自由更美好的东西了。

英格索尔说:“自由之于人类,就像亮光之于眼睛,空气之于肺腑,爱情之于心灵。”当一个人连最基本的自由都被剥夺时,生命也将为之失色。

去监狱看看,你会懂得自由的弥足珍贵,或许在重大的人生紧要处,你会更加懂得洁身自好、谨慎而行。

书店

如果想与高人对谈,最廉价的方式就是去书店,或者图书馆,好处多,乐趣也不少。

王石在自己办公桌上写了两句话,其中一句是:“衡量一个人的成功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

反弹力从哪里来?王石的答案是:读书!

2011年,59岁的王石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到哈佛去读书,不是去拿个名誉学位,而是熬到快奔溃地读。

每天清晨,他花2.5分钟的时间用微波炉热一杯牛奶,烤一块面包,切半个西柚,再花三分钟的时间吃早餐,剩下的时间都在干嘛呢?

听课、做笔记、听讲座、泡书店,每天奔波于公寓、学校、课堂和图书馆之间,比即将高考的高三学生还勤奋。

很多时候,人并不是被社会打败的,而是被自己的懒惰和不思进取所拖累。这个时候你大可扪心问下自己,有多久没有上书店,有多久没有读书,如果答案是记不清的话,那么恭喜你,你活该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

去书店走走,你会明白自己有多么的匮乏和无知,多么地需要补充营养。

行走的意义在于改变一层不变的思维,就像卢帧所说:“旅行其实不在于你走了多远,花了多少钱,拍了多少照片,而在于你改变了看问题的方式。”哪怕只是绕床一周,也能胜过徒步地球一圈。

或许你真的应该出去走走了,不一定是名胜风景,医院、书店、墓园、监狱,都是不错的选择,也许一不小心,就改变了你看待人生的方式。

请注意: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如有问题,请即刻联系 zhaot92@gmail.com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