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有可能出现华裔女首相吗?前提是自民党安倍政权下台

据日经中文网报道,日本民进党代理党代表莲舫(48岁)8月5日在党总部举行记者会,正式宣布将参加9月举行的党代表选举,她被看作是现任党代表冈田克也卸任后实际上的后继人选,是遵循目前路线的有力候选人。舆论认为,莲舫是民进党代表的最有力候补,而民进党是日本最大的在野党,如果莲舫挑战党代表选举成功,将来日本又发生政党轮替,莲舫就有可能成为日本的首相,日本可能出现华裔首相吗?日本人能够接受一位华裔首相吗?在今后日本政治的发展中,这是一个十分值得关注的动向。


日本有可能出现华裔女首相吗?前提是自民党安倍政权下台 src=
宣布参选民进党党首的现代理党首莲舫(8月5日下午,日本民进党总部)


一、放弃都知事选 志在首相


莲舫在日本,是非常有人气的政治家,在7月15举行的参议院换届选举中,莲舫在东京选区获得112万多票,以最高票当选。7月31日,在日本举行了东京都知事选举,结果原防卫大臣小池百合子高票当选,但是此前舆论预测:如果莲舫出马竞选,以莲舫的人气,一定是她一马当先,当选知事,小池恐怕不是她的对手。


而莲舫在谈到不出马竞选东京都知事的理由时说:“我的玻璃天井在于国政”。所谓“玻璃天井”,是8年前和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竞争总统获选人的美国原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话,在竞争民主党总统获选人失败以后,希拉里说:我没有打破玻璃天井,但是却让玻璃天井裂璺了。今年,她在竞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胜利以后,也宣布要“打碎玻璃天井”,就是说突破美国没有女性当选过总统的限界,这也就是她所说的“玻璃天井”。


而莲舫在谈到不出马竞选东京都知事的理由时谈到“玻璃天井”,很显然,她和希拉里一样,志在“一国之长”,而不是“一都之长”。在8月5日在民进党党总部举行记者会上,莲舫也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想打破“玻璃天井”,也就是说,她不仅要挑战民主党代表的竞选,而且也以日本的“女首相”为自己奋斗的目标。


二、莲舫的华人身份


莲舫出生在日本,祖籍却是台湾省台南白河镇。祖父早年过世,祖母陈杏村在上海销售烟草发财。陈杏村是一位很善交际的女性。1937年至1941年的上海“孤岛时期”[1],她获得了上海南洋烟草公司总代理、英美烟草公司总经销等肥差。1945年光复回台湾后,她出任台湾区青果输出业同业公会理事长,直接主导台湾对海外,尤其是对日本的香蕉出口贸易。1958 年,陈杏村代表青果公会接受了由蒋介石等签颁的“陆海空军褒状”。


莲舫的父亲谢哲信生于1930 年,台湾高中毕业后赴日,考入日本同志社大学。谢哲信后与日本人女性结婚,母亲齐藤桂子是一个东京美人,曾被化妆品名企资生堂选为代言人,人称“资生堂小姐”。


大学毕业后,谢哲信开办贸易公司,也从事从台湾进口香蕉的生意。台湾进口香蕉属于受限制的高档水果,据说他在香蕉交易中赚了大钱,还得到过许多政治家的帮助,也算个“政商”。


从幼儿园到大学,莲舫一直在日本的“贵族学校”——青山学院系统的幼儿园和学校入托、学习。由于从小就长相出众,据说从小学高年级到中学,在路上总有演艺界的人和她打招呼,让她加入他们的事务所。上大学时的1988年,她当选著名汽车音响品牌clarion的代言小姐。当时的clarion代言小姐都要通过泳装和姿容审查关,被视为打入演艺界的“登龙门”选拔赛。


此后莲舫开始涉足演艺圈,在连续剧《逮捕你的眸子》中出任角色,也出过半裸写真集。一张用几团肥皂沫遮蔽敏感部位的莲舫半裸照风靡一时,使她一举成名。接着,她成为人气电视节目《超级骑手》中的助手,在节目中经常和著名导演兼电视主持人北野武合作。两人妙趣横生的对话,使她蜚声艺坛。那时的她既抽烟又喝酒,经常和“北野武军团”同伴们喝个一醉方休。


1992 年,她成了著名电视主持人,1993 年8 月和自由撰稿人村田信之结婚,1995 年夫妻同赴北京留学。1997年,莲舫生下一对龙凤胎,女儿起名叫“翠兰”,儿子起名叫“琳”。


莲舫现任日本参议员(东京都选区),属原民主党内派阀花齐会(源于松下政经塾)成员,亦为参议院“新绿风会”一员。莲舫于菅直人内阁中曾以“行政刷新特命担当大臣”的身分,负责过“公务员制度改革”和“食品安全暨消费者事务”等工作,是日本史上首位华裔国务大臣。2011年3.11日本宫城大地震后,全国面临核能危机、电力短缺,莲舫被时任首相的菅直人紧急指派兼任“节电启发特命担当大臣”,而在野田佳彦内阁中,莲舫再任“行政刷新特命担当大臣”。2012年1月13日野田内阁改组,莲舫遭到撤换、离开内阁。2015年1月,获最大在野党民主党新任总裁冈田克也邀请,出任相当于副代表的民主党“代表代行”。


莲舫的名声和人气来源与她的早年的知名度和政治能力。


民主党2009年夺取政权以后,进行了“事业分类整理”,这是因为,自民党长期一党独大,形成了政、官、商沆瀣一气的利益-政权结构。日本的民主政治由于战后民主改革不彻底,继承传统集团文化,以及战前政治的家族性、亲缘性、世袭性、地缘性积弊,议员选区一般不是故乡,就是祖父辈传下来的地盘,因此日本政治中心永田町流行这样一句话:议员必须有“地盘、招牌和皮包”。


地盘指出生地或祖上留下的选区,以及有选举权的支持者;招牌指头衔、地位和名望;而皮包就是钱。日本的议员很难像美国同行那样,跨出“地盘”之外参选。为了选票,他们便和各部官僚勾结,拼命为自己的地盘争国家预算。他们还根据自己地盘的特点,在党内形成“道路族”、“农林族”等利益集团。


当国家预算难以满足其要求时,他们就在预算外建立不需经过国会年审的“特殊会计”制度,怂恿官僚成立向国家财政和“特殊会计”伸手的政府系统公益法人、独立行政法人、特殊法人等等,并纵容卸任官僚到这些法人当头头,拿高薪。这些法人机构有的大量侵吞国家财政,合法腐败;有的早已落后于时代,尸位素餐。


以国土交通省管辖的特殊法人“道路公团”为例,从国土交通省退休后“下凡”到219 家道路公团家族企业拿高薪的原官僚,达2000 多人。


这种腐败却合法的利权结构,极大侵蚀了日本的经济、政治和民生,使日本经济在1990 年代泡沫经济崩溃后一蹶不振。到2009 年底,财政赤字累计达816 万亿日元,超过gdp 的150%,国家财政频于崩溃,日本民主制度的成本也成为全世界最高。


2009年民主党上台后,对政府系统法人,特别是那些“下凡”现象严重的法人进行彻底审查和整理。对象包括“下凡法人”4504 个,涉及国家公务员再就业者25,245 人,涉及国家财政资金12.1334万亿日元。莲舫在这次行动中表现出色,经常通宵达旦地研读资料,提问时有理有据,切中要害。使其博得了广泛的人气。


三、日本人能否接受华人首相


莲舫立志问鼎首相宝座,是否有可能?而日本人真的能接受一名华裔首相吗?


莲舫能否当上首相,首先要看民进党等在野党是否能够实现政党轮替。现在自民党和公明党政权虽然如日中天,但是其“盛势”中蕴含着巨大的危机。安倍政权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经济问题,安倍第二次上台后,打出了振兴日本经济的“三支箭”,而其根本错误,就是坚持以“成长路线”为前提来解决经济萧条与财政赤字问题,但是日本现在处于老龄化、少子化的新历史阶段,劳动力不足、需求减少、消费萎缩是客观事实,日本政府不顾这个客观事实,以经济成长为前提,放松银根,提高税率。


最近20年,日本的gdp基本是走在一个波浪式下降的曲线上,而安倍政权的设想仍然是:增税、放松银根,然后促进经济成长,增加工资,这样就实现了减少财政赤字、gdp增长、消费增加的“一箭三雕”,但是实行打击消费的增加消费税和促进物价上涨是一个可以造成的事实,而从长远来看,依靠这种办法实现经济增长和增加国民收入却是一个幻想,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安倍重新掌权后,去年日本国民实际工资指数已连续4年下滑,用幻想支撑的“一箭三雕”已经全部落空,但是安倍政权现在仍然不从削减大有削减余地的开支和浪费、建立移民社会以解决老龄化、少子化难题等根本问题入手,而是死抱住经济成长的幻想,在这个幻想的基础上对已捉襟见肘的国民不断加税并想方设法抬高物价,最近又打出投入28兆日元促进经济增长的政策,用政府财政投入来制造“虚假繁荣”,增加货币在市场的流通,以此来逼高物价,增加企业贷款,提高gdp,其结果必然造成银行不良债权增加,生产出的产品没有消费市场,民众在高税收和高物价压迫下可处分收入越来越少,对未来的前景越来越忧虑,消费心理越来越萎缩,占日本gdp60%以上的国民消费受到沉重打击。


因此可以说,现在安倍政权正在试图制造一个比小泉处理日本“泡沫经济”制造出的大量不良债权以前更大的“泡沫”,这个泡沫迟早要崩溃,在泡沫开始崩溃的那一天,安倍政权必然“树倒猢狲散”,那时候以民进党为代表的日本在野党就会重新夺取政权,改朝换代,如果莲舫在那时在任民进党代表,自然就会成为日本的首相。


而在这次民进党代表的选举中,莲舫胜算的可能性很大,共同社8月3日、4日实施的全国紧急电话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关于9月迎来党首换届选举的民进党下任党代表人选,31.1%的受访者认为代理党首莲舫适合,占比最多。其次为前外相前原诚司,占比11.3%。45.2%的民进党支持者认为莲舫适合,远高于其他人选。该结果反映出知名度较高的莲舫备受期待。其他被认为适合出任民进党新党首人选的依次为该党干事长枝野幸男(9.4%),前环境相细野豪志(8.1%),代理党首长妻昭(4.8%)和代理党首江田宪司(3.7%)。


而在日本政治的不断演进的进程中,莲舫经常以最高当票当选议员,说明日本人并不会从血统出发排斥一个名政治家,共同社有关民进党代表的民意调查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


其实早在2010年,日本就出现“莲舫成为首相说”,由于当时的执政党、莲舫所在的民主党在那一年的参议院选举中大败,日本众参两院成为“扭曲国会”,民主党领导集团的“三套马车”、鸠山由纪夫、菅直人、小泽一郎都声名狼籍,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由政治盟友几乎变成仇敌,因此无论民主党党内还是党外,在那一年9月份举行的民主党新代表选举中,推选在国民中人气最高的华裔议员莲舫出任代表的声音很强烈,在2010年8月,有关“莲舫首相诞生”的猜测也见诸于新闻媒体。


2010年8月9日的《周刊大众》发表题为“莲舫首相10月诞生——正在策动”,文章指出:现在,永田町正在狂吹“莲舫旋风”,文章引用全国大报政治部副部长话说:在这次参议院选举中,莲舫的人气太厉害了,开票刚5分钟,当选的标志就出现了,令人大吃一惊,而且得了171万票,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文章指出:“在民主党内,在下次民主党代表选中推举莲舫的声音喷出。‘和过去由于压倒一切的国民人气成为首相的小泉纯一郎原首相一样,莲舫有实力堂堂整正正地成为首相。


日本有可能出现华裔女首相吗?前提是自民党安倍政权下台 src=
2004年莲舫首次当选日本国会议员(2004年7月12日)


在参议院选举中惨败的民主党党代表,除了莲舫别无他人。以民主党年轻议员为中心,推举莲舫出任党代表的行动已经开始。’(民主党内部人士)”


但是那一年,莲舫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在9月举行的代表选中出马竞选,而是支持了和小泽一郎竞争党代表的菅直人,那一年,由于选举胜利连任民主党代表的菅直人继续了首相一职。


由此可见,生活在被称为“杂种文化”中的日本人,比出身血统,更注重政治家对日本的认同程度,而莲舫特别注意这一点。


给予永住外国人地方参政权,是民进党的前身民主党建党以来几任党代表(鸠山由纪夫、小泽一郎、冈田克也、菅直人)的一贯主张,但党内也有50 多个议员签名反对,其中包括莲舫。


莲舫对华裔身份尤其忌讳。2004年7月15 日,她在新当选日本首位华裔民选议员后的第4 天,接受了笔者的专访。当时针对“准备为在日华人做点什么”的问题,她回答说:“我是日本的议员,要为整个日本服务,不会专为一部分人服务。在国际问题上,要推进日本和整个亚洲的关系。”


因此可以说,日本人认同莲舫,是把她完全当做了一名日本的政治家,而不是华裔政治家。


那一年,据产经新闻社和fnn电视台的民意测验,获得了“在菅内阁最值得期待的阁僚”的就是莲舫,和其他的阁僚拉开了很大的距离,对她抱有最大期待的受访者达21.3%。


日本《周刊朝日》在2010年8月6日号中发表题为“继承了女杰台湾人祖母的血脉--莲舫强大的秘密”,文章详细叙述了莲舫的家史,并引用日本著名评论家、电视主持人田原总一朗的话:“她和其他的政治家比起来,在毅力上是不同的,选择了日本国籍的她,大胆地从台湾人变成了日本人,因此她认真地考虑为日本自己能做些什么,有责任感。她内心的强壮就来源于此。她不断积累政治经验,不会是只搞“事业分类整理”就到此结束了的大臣。”“她有成为日本第一位女首相的可能性。”


[1]孤岛时期:指1937年11月12日在日军的攻击下上海沦陷时,因上海市中心为公共租界中区、西区(那时租借区的行政机构工部局已无力管辖公共租界北区、东区,但不算做沦陷区)和法租界,日军尚未能进入,为英法等国控制,因而形成为四周的沦陷区所包围的“孤岛”。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1941年12月8日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以前。在此期间,由于公共租界中区、西区以及法租界进入大量资本和人口,所以形成了一段被史学家称为“畸形繁荣”的时期。

请注意: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如有问题,请即刻联系 zhaot92@gmail.com

Go to top